当前位置: 首页 > >

白鼻騧(唐代李白诗作)

《白鼻騧》是唐代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诗。此诗前两句描绘一幅白鼻騧奔腾、银鞍雪光闪耀、障泥锦飘然的骑马飞奔美景图。末两句描绘一幅春风细雨落花之时、骑白鼻騧直奔胡姬酒肆痛饮酒的景致。全诗字里间处处充溢着胡地风尚、胡儿气质的气象,豪放奔腾,胡气四溢,虽言纵酒行乐意,亦有客至如归的亲切感。

白鼻騧

银鞍白鼻騧,绿地障泥锦。

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 

⑴白鼻騧(guā):白鼻黑喙的黄马。騧,黑嘴的黄马。

⑵绿地:以绿色为底色。障泥锦:用锦线绣制的障泥。《西京杂记》卷二载:“武帝得贰师天马,以玫瑰石为鞍,镂以金银鍮石;以绿地五色锦为蔽泥。”障泥,即蔽泥,垂于马腹两侧以障蔽尘土。

⑶“细雨”句:一作“春风细雨落花时”。

⑷直:一作“且”。   

白鼻騧配着银饰的马鞍和绿地绣锦的障泥,真是威风极了。

在春风细雨落花之时,骑上它挥鞭直就胡姬的酒肆,去痛饮一番,是何等惬意! 

此诗《乐府诗集》卷二十五列入《横吹曲辞·梁鼓角横吹曲》,此卷《高阳乐人歌》题解云:“《古今乐录》曰:‘魏高阳王乐人所作也。又有《白鼻騧》盖出于此。’”辞曰:“可怜白鼻騧,相将入酒家。无钱但共饮,画地作交赊。”《乐府诗集》又有北魏温子昇《白鼻騧》:“少年多好事,揽辔向西都。相逢狭邪路,驻马诣当垆。”太白诗沿其题旨,言纵酒行乐意。其作年不详。 

长安的胡姬酒肆甚受欢迎,是最适合于踏尽落花、欢笑而入的地方。胡姬酒肆中的酒大都是从西域传入的名酒,像高昌的“葡萄酒”,波斯的“三勒浆”“龙膏酒”等。胡姬们能歌善舞,具有异国情调,不止是侍酒,同时还轻歌曼舞,招徕顾客。胡姬酒肆之所以受到人们的欢迎赞赏,关键是胡姬招待周到。美貌的胡姬、充满异域风情的歌舞曾使许多达官贵族、文人雅士、俊男靓女流连忘返,连生性狂放的李白亦不例外。

此诗写卖酒胡姬和名马白鼻騧以及豪华的马饰如银鞍、障泥锦共同出场,在细雨、春风、落花之中共同敷演出一派欢乐而且奢华的场景。“银鞍白鼻騧,绿地障泥锦”,描绘一幅白鼻騧奔腾、银鞍雪光闪耀、障泥锦飘然的骑马飞奔美景图。“银鞍”“白鼻騧”“障泥锦”,营造出尊贵奢华、高贵冷艳的威风场景,引人入胜。“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描绘一幅春风细雨落花之时、骑白鼻騧直奔胡姬酒肆痛饮酒的景致。诗人借有巨大气势的事物和表现大起大落的动词,如““细雨”“春风”“花落”“挥”等,觥筹交错中,使得诗意具有飞扬跋扈、豪放不羁的气势,形象生动地把诗人的胡地风气、游侠气质表露无遗。

诗意不泛蕴含着胡地的风尚、胡儿的气质,“饮”之醉态更是表达了李白胡地的气质。李白喝酒不是喝闷酒,不是像杜甫那样喝苦酒,而是把胡地风尚、胡儿豪侠气质注进酒中。“银鞍白鼻”,他坐着银鞍白鼻子的黑马;“绿地障泥锦”,他的马鞍子下面的障泥锦是绿色的;“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在春风细雨的时候,挥鞭骑马到胡姬的酒店里去喝酒。李白到胡姬的酒店里面,不是很陌生、拘谨,而是春风得意,有一种客至如归的亲切感。他的诗中也写过碧眼高鼻棕发的胡雏,对来自西域的这一流人并不陌生。李白的醉态思维是他用胡地的风气、游侠的气质来改造中原文明的一种方式。 

宋代严羽:前三句诗乐者可爱,愁者不堪。末句“笑入”,趣味;“直就”,豪。(《严羽集》)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是屈原之后最具个性特色、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之美誉,与杜甫并称“李杜”。其诗以抒情为主,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诗风雄奇豪放,想像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30卷。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