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社会美学

“社会美学”是金惠敏先生在其《消费时代的社会美学》(《文艺研究》2006年第12期)一文所发展或整体更新了的一个学术命题。

基本概述

金惠敏先生指出,长期以来,由于审美现代派的巨大影响,“美学”一直处在与“社会”的尖锐对抗之中。而随着以“物符”为标志的“消费社会”的到来,原本就具有文化向度的“社会”变得显在地“文化化”了,它是符号化,同时也是美学化。这种“符号-美学”借助于无所不及的商品逻辑和电子媒介取得了空前的社会化,由此,一个普遍的“美学社会”便赫然在目。这意味着,如果文学研究仍然可以被界定为与社会相关的一种美学研究的话,那么,“社会美学”将是文学研究不得不认真面对的新的理论图景。首先,“社会美学”不等于“社会审美主义”。如果说社会审美主义是乌托邦的、浪漫主义的话,那么,社会美学则是现实主义的,它认定眼下的社会现实正在经历一场重大的美学转换运动。第二,“社会美学”的提出不是否定之前存在社会美、社会美的现实,但是,社会美学不等于社会美或生活美。因为社会美是建立在对美与非美、日常与非常、劳作与闲逸、大众与经营等的区分和对立,即建立在对艺术美的暗喻至上的,而社会美学则是对这一二元对立结构的拆解,目的在于将整个社会都变作美学,也就是说,社会即美学,美学即社会,二者一也。第三,“社会美学”不是美学自身的运动,其驱动力是既非来自艺术美亦非源之于社会美或生活美之发于自体内在需求的自然扩张,如前所示,这类美只能永远活跃在美学与社会的二元对立结构之内,而是外于它们、外于它们活动在其中的二元对立结构,简言之,真正驱动其发展的是一全然的外力,这个外力就是波德里亚所谓的“消费社会”。 消费社会即符号社会,而一个以符号为主导的社会实质上也就是美学社会。这一论断之不言而喻的前提是对符号与美之必然关联,干脆说就是对符号即美之命题的肯定。对此做两点说明:第一,所有符号都是认识论的表象,而美即发生于这样性质的表象之中。甚至,由于表象在始源上对美的决定性,我们也完全能够说,表象即美,或者,美即表象。显然,个中原因就是表象即意味着一个距离性的“看”,一个将对象摆置于眼(包括心灵之眼)前的活动(Vor-stellung),它不是对象的自我呈现(present),而是再—现(re-presentation),是假定了主客体分立的被—呈现(re-presented)。任何符号,无论形象的抑或抽象的,本质上都是对物的“表象”或“再现”,都是由我创造且亦为我的“可见性”。由此而言,一个符号的社会就是一个“看”的社会因而一个美学的社会。第二,如果说“物符”化或消费社会是资本主义“生产”发展之必然,如果说“符号”美学以前还只是局限于“纯艺术”的象牙塔内,属于少数人的特权、天才的专利、脱离了物质匮乏的有闲,那么电子媒介的出现则使得这种理论的潜在可能性转化为现实的存在,“符号”美学亦因之而泛及全社会,成了大众的日常生活。也就是说,电子媒介将消费社会的“物符”化发展为图像化,而且通过图像化而接合了大众文化的视觉性传统,把“物符”化提升到社会无意识即一个更加深入人心的新阶段。由于电子媒介发自其本性的推助,以“物符”为主导的“符号”美学才终于真正地将自己申张为社会性的。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